烧光10个亿,开业不足2年,超级物种上海首店关店! | 餐见头条

餐饮界 / 大筝 / 2019-07-11
7月4日,有媒体报道称超级物种上海五角场万达店撤出商场。该店是超级物种上海首店,也是超级物种首次关店。
餐饮界 餐饮新媒体

7月4日,有媒体报道称超级物种上海五角场万达店撤出商场。该店是超级物种上海首店,也是超级物种首次关店。

对此,永辉相关负责人在采访中表示,门店变化是基于业务和物业条件考虑的正常营运调整。

餐饮界 餐饮新媒体
餐饮界 餐饮新媒体

闭店的背后

永辉超级物种上海五角场万达店于2017年11月正式营业,距今不到两年时间。曾经的“网红打卡店”到如今“人去楼空”,这不禁引起了业界人士对超级物种以及新零售模式盈利能力的质疑。

1、自我造血能力不足

资料显示,永辉云创曾是永辉超市四大业务板块之一,主要负责新零售业态的孵化,超级物种正是其主推“零售+餐饮”业务的载体。数据显示, 2017年亏损2.67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亏损6.17亿元。2年“烧”10亿,永辉云创处在持续亏损的状态。2018年12月,永辉云创被永辉超市剥离。

今年,永辉云创对老股东发起了新一轮增资,希望募集10亿人民币,用于门店扩张和提升供应链能力。然而,持续且不断增加的亏损却让永辉超级物种自我造血能力不足的声音越来越大。“持续烧钱,何时盈利”成为人们对永辉超市的主要关注点。

2、疾速圈地“后遗症”

截止至目前,超级物种已在北京、上海、福州、厦门等城市开出超过80家门店,其中2018年新开53家,这已是超级物种“放缓”扩张脚步后的战果。

2018年11月,永辉云创方面宣布对超级物种的开店计划进行调整,从年内开店100家调整为开店总数达100家。

历经2018的高速扩张后,今年的超级物种显然更加放慢了脚步,欲从规模扩张向单店盈利调整。

3、选址

闭店的超级物种店位于五角场万达的商场首层,按照五角场万达提供的客流数据,该商场并不缺少客流,2018年全年商场客流量超过5542.5万人次。

不过,超级物种的店因不在主流通道上,虽然临近地铁,却又不太近,人气不尽如人意。就连商场管理人员都说,如果开在前面的步行街上,情况或许会好很多。

4、赛道竞争激烈

从2016年马云提出新零售概念,在近4年的发展过程中,各路玩家蜂拥而至,除了与盒马的“巅峰对决”外,超级物种还要承受来自大润发优鲜、苏宁苏鲜生、美团小象生鲜、京东7FRESH等强劲对手的冲击。竞争愈演愈烈,超级物种的压力可见一斑。

5、新业态,模式还不成熟

定位于“超市+餐饮”的业态,而2018年中的时候,张轩松却公开表示超级物种要压缩以餐饮为主体的经营模式,加包装商品,重点推到家业务。

有消息称,针对超级物种的模式,哥哥张轩宁主张走“餐饮+超市+APP”的模式,而弟弟张轩松则更偏重于“到家”服务。

不只针对超级物种,对于新零售这种新业态的摸索,亦是导致绝大多数的新零售企业模式重心的重要原因。

餐饮界 餐饮新媒体
餐饮界 餐饮新媒体

还在“摸索”的新零售

究根结底,是整个新零售行业还处在萌芽摸索阶段,能够为企业提供的经验智慧以及相关人才均非常有限。

烧钱、闭店便成为企业在摸索阶段必然付出的代价。所以,我们看到的是风头正盛的新零售,亦是不断调整变化的新零售。

1、一边开店,一边“闭店”

在“闭店”的路上,超级物种并不“寂寞”。

盒马鲜生苏州昆山吾悦广场店于今年5月闭店,去年6月开张的首家“盒小马”苏州文体店在今年4月闭店;今年,顺丰旗下的“顺风优选”线下门店大范围关闭,仅保留靠近深圳大本营的华南地区与北京的部分门店;美团小象生鲜相继关闭常州、无锡等5个门店;与此同时,果小美、七只考拉等新零售企业先后退出赛道……

正如盒马CEO侯毅所言:“做零售业,没人能保证成功”,“开过头就是调整嘛”,只不过,“调整”大多数时候需要付出相当的代价。

餐饮界 餐饮新媒体

2、扩张“刹车”

用“舍命狂奔”来形容2017年末与2018年初的新零售一点都不为过。资本加持下,新零售让传统零售苦不堪言。而日前,侯毅提出:“新零售终究要回归零售的本质”。扛不过亏损也好,出于对模式的探索与调整也罢,新零售在2018年末已开始“急刹车”。

2019年上半年,超级物种新开门店仅十余家,已明显放缓扩张脚步;与此同时,盒马鲜生开启关店计划,小象鲜生、京东7FRESH的扩张速度也一再放慢。

3、对模式的反思

在此前的一次公开演讲中,侯毅提出新零售的“填坑说”,称“新零售有许多坑要填,填不过就将面临被淘汰出局”。

餐饮界 餐饮新媒体

从蜂拥而至到回归理性,从“风口”到“填坑”,接二连三的闭店带给新零售的不只有对未来发展的思考,还有对模式本身的反思。

餐饮界 餐饮新媒体

从烧钱到盈利,新零售的路还有很长

针对业界“超级物种上海五角场万达店闭店是因为‘不盈利就关店’的通牒”传言,超级物种方面表示,门店变化是其基于业务与物业条件考虑的正常营运调整。

然而,对于新零售来说,烧钱且又难盈利已成为当前最大的困局,突破不了被动退出的玩家已不在少数。从烧钱到盈利,新零售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

1、供应链深耕

2019年上半年,超级物种先后与新西兰贸发局、挪威水产局、MSC等源地产国家官方、国际性组织构达成合作;盒马鲜生目前已建有近500个基地,用于支撑基地直采的模式,与此同时,包括分拨中心、加工中心、暂养中心等在内的供应链物流体系建设与全球标品采购能力的形成,盒马鲜生的供应链正随着发展不断完善、强大。

2、寻找创新场景

候毅在日前的一次采访中指出,盒马鲜生接下来要研究社区、CBD、office、城乡结合部、郊区等不同城市、不同区域、不同人口密度、不同场景下的最佳模式,为未来10年的发展创新做战略储备。在创新场景方面,超级物种亦有所行动,在福州、深圳等机场新场景门店的开业,就是一大证明。

3、食品安全

改标签、卖过期食品、抽检菌群超标……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盒马鲜生就因食品安全问题就进入了多事之秋。

食品安全问题暴露出的不仅是盒马的管理漏洞,还为整个行业的发展敲响警钟。食品安全是底线,守不住便意味早晚被out出局。

4、模式迭代

今年3月,盒马鲜生方面正式宣布将启动盒马F2、盒马菜市、盒马mini、盒马小站四种垂直细分的新业态,相较于盒马标准店,这些新业态呈现出规模小,价格亲民的特征,主要目标市场是城市社区与郊区。

目前,超级物种的运营也分为A1、A2、A3三种模式,A1是与大超市合作,运营三大主力工坊,面积缩小;A2是独立的门店;A3则指的是面积在2000平以上的大店……

垂直细分,规模划分,无论是盒马鲜生还是超级物种,都在不断根据市场调整模式。未来的新零售模式将得到不断优化。

参某说

日前,超级物种方面对外宣布已在厦门实现单城市稳定盈利。这意味着,新零售跑出盈利或指日可待。

只不过,历经频繁的闭店、出局,如今的新零售已经进入“冷却期”。在这个时期内,各大品牌放慢扩张的脚步,以更多的精力去审视模式,优化管理,去着重考虑品控与永续经营的问题,新零售正在从“横向做大”战略期全面转向“纵向做精”战略期。未来的新零售发展,会愈发理性。

欢迎在评论区写留言,与我们互动讨论!

原创声明:本文作者大筝,由餐饮界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餐饮界(canyinj.com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免责声明:1.餐饮界遵循行业规范,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餐饮界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餐饮界www.canyinj.com",不尊重原创的行为餐饮界或将追究责任;3.投稿请加小编微信wuya0990或QQ1499596415。4.餐饮界提供的资料部分来源网络,仅供用户免费查阅,但我们无法确保信息的完整性、即时性和有效性,若网站在使用过程中产生的侵权、延误、不准确、错误和遗漏等问题,请及时联系处理,我们不承担任何责任。


扫码关注餐饮界微信号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