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饮江湖奇人录】之小波传奇专栏

/ 西哥 / 2016-01-19 14:33:00
一段鲜活的餐饮江湖事娓娓道来折射出一个城市的岁月变迁。

第一次见到小波,是在小波鱼嘴巴湘天桥店的一个宵夜局上,听到朋友介绍西哥来了,坐在门口一条穿着花衬衫的彪形大汉忙不迭的起身过来发烟,打招呼。黧黑的皮肤,剃个短短的囚头,脖子上明晃晃一条起码半斤重的金链子,朋友在旁边说,这就是此处的老板,小波。

【餐饮江湖奇人录】之小波传奇

说实话,初次见面,对小波这身江湖气十足的打扮实在不怎么感冒,只是注意到了他手掌极大,手臂极长,相书上说,双手垂膝乃奇人之相,就如同三国演义里的刘皇叔。那天饭局之上,小波其实插不上什么话,只是不停的散烟。直到偶然说起株洲和长沙一些旧时的江湖轶事,这本来就是我熟悉的话题,毕竟我在长沙的娱乐场所厮混过不少年头,接触过很多所谓的社会老口子,对那些南北火并,省城四大草之类的故事如数家珍。小波坐在一边听得很是开心,慢慢的也插话讲起他当年推辆破三轮车下海闯荡的一些往事,酒局的气氛便开始热闹,当时桌上我聊得兴起,多剥了几个口味虾,估计小波觉得我一定喜欢这一口,散场时忽然说,西哥,我们聊得蛮来,今天没过瘾,下次我搞一百斤龙虾专门做把你吃。

一觉醒来,当晚发生的事几乎忘光了,萍水相逢,酒酣耳热之时嬲几句卵谈,拍胸脯吹几句牛皮的路径,谁又会当真呢?谁曾想三天之后的一个中午,忽然接到小波的电话,说真的喊人送了一百斤小龙虾来,喊我把能叫的朋友都约上,去他位于雷打石的农家乐刘家大院搞起。

当晚由于我与别的餐饮场子有约在先,这龙虾宴终于是没去成,不过对这条粗豪汉子的言出必行却实实在在是留下了好感。后来小波在微信上发来了图片,他真的是准备了几麻袋虾子,而且极其豪气的只留虾尾,七八个脸盆满满的堆得小山一般。

【餐饮江湖奇人录】之小波传奇

刘家大院后来我还是去了,建在江边的一处相当气派的别墅院子。和他外表的粗犷少文毫不相衬的是,别出心裁的专门辟出了一个能摆五六桌的临江木露台,抬眼就是壮观的航电枢纽。坐在露台上剥着虾子吃着乡下自种的西瓜,脚下是湘江的粼粼波光和点点渔火,凉爽的江风扑面而来,真是古人所说‘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的感觉。由于写了几篇酱油文章在网上谬传的缘故,我在餐饮圈小有几分虚名,加上说话荤的素的从来不忌,小波和我这次嬲娘抽逼吐烂痰的策得极是投缘,不停的搓着硕大的手掌抱怨,西哥,你么子路都好,就是不喝酒这一点不好耍。你要是喝酒,我现在就再去江里打几条大鱼来,我们喝到天亮

小波属于改革开放伊始,株洲市做夜宵最早的那批老板,说是老板,其实基本就是一辆三轮车载个煤炉子一锅乌黑的油,炸点臭干子搞点卤菜嗦螺,几毛钱块把钱一份供晚归的老口子们钓二两散酒的小地摊子。现在株洲已经形成气候的贺家土宵夜一条街,最早开始做的王胡子,鸭霸王之流,不要看个个都是赚得风生水起豪车豪宅的,全是这样一个化纤布棚子加几个粗陋吃食起的家,在那个大多数人还在靠几个死工资吃饭的年代,他们就是这样每晚一身臭汗一身油烟味的开始了他们的致富之路。随着时间的流逝,有的早已不知所踪,如响石广场的推车饺子和牛杂门面,其他的如小波,王胡子这种脑子比较活泛的老板,就成为了株洲市最早挖得第一桶金的餐饮业成功者。

【餐饮江湖奇人录】之小波传奇

我现在还记得棚子怎么搭,每晚三轮车上摆一根竹竿,往路边一趸,一块化纤蛇皮布四个角钉得地下,飞快的就搭起来了。为什么那时候都卖卤菜腊肉啊,放得啊,没几个本钱,哪里能像现在这样搞时令菜咯,洗碗就是一盆水,从开摊洗到收摊,反正那时候人都不计较。那做起好有劲咯,每天都到银行里去存零钱,干部都只两三百一个月的年代,我们一天就搞得噶杂数,哦该不做起有瘾?小波曾经这样开心的一边把烟卷硬往我手里塞一边绘声绘色的描述,呵呵的笑着。

说到这里就有必要说些江湖掌故了,那的确是一个大家的脑子还停留在计划经济时代里,遍地都是机会的年代,但也是一个极不规范,既要靠脑子,拼吃苦,同时也要看谁拳头大的年代。那时候天是蓝的,小菜是挑担子沿街卖的,城管是一言不合就掀摊子被称作为土匪的,道上是看多了《古惑仔》流行操管杀吃了难血饭的,株洲江湖上还在流传着南×矮北×天以及沙×龙砍了谁,谁又成天带几中巴小弟每天寻仇之类的传说的(西哥这里说的都是真实存在的江湖人物,当年都是模仿洪兴浩南雄霸南区北区一方的风云大哥,有人已经被政府拖去打了靶了,有的至今还在)。所以小波这批最早下海的夜宵老板,个个都有着夹缝里讨生活的的一些秘事,和城管打架